永遠的偶像.新人王關尚智

文:雀屎扒
PS: 視覺藝術文化雜誌,Para/Site藝術空間,2003年。 
 
 
關尚智的創作在香港實屬奇葩,難怪毀譽參半 1 ,但肯定的是,觀眾可以從他的展覽中一窺本地視藝圈一些光怪陸離的現象。其實關尚智早已在他的「2001年作品概覽」中點述了他對自己作品的看法,現在筆者不過是藉機會陳述多一次。
 
 
藝術就是硬銷
 
關尚智以「藝術家身份的自己」作為媒介,展覽作「肉」,宣傳為「骨」,這樣的結合,是為了不再去深究作品作為一件物品(object)於物理上的巧質,而只把「作品」看待成「展覽」必備的其中一樣東西。這種手法,使他的「作品」構成一個鮮明獨特的風格,但又沒有在物料形式上重複的累贅。唯一重複又常見於他的展覽的,就是他的「嘜頭」和名字。國畫有篆刻印章,西畫亦偶有簽名,而他則選上了自己名字和樣子,製作了原子章和「嘜頭」(商標),鋪天蓋地的把這些加在「作品」之上。的確,「作品」的物質性存在並不重要,其所代表的硬銷手法,才最引人入勝。
 
許多大品牌或大明星,無論出了什麼新產品或者帶領了什麼潮流,只要加上他們的「嘜頭」和名字,他們的擁疐都總會窮追不捨,從不考究他們所追隨的是否和自己合得來。香港視藝界在面對大眾時其實也出現類同情況。大眾並不認識藝術這門玩意,作品所提供的素質對他們來說是無意義的,只要是明星、名人,或名人之後的作品,社會當會給予一定的商業價值和曝光機會。或許關尚智(大師)已經參透了藝術在社會上的運作模式和機制,而認識到硬銷(市場拓展)的可玩性。
 
在很多方面留下來的蛛絲馬跡,也可見藝術家這種硬銷手法確實沖擊著很多「觀眾」。除了感受關尚智的藝術硬銷,參觀他的展覽,不能不一併留意一下展覽的留言冊。他刻意在留言冊旁放置了藝術家「嘜頭」的原子印章,用以令觀眾留意留言冊,並間接鼓勵觀眾回應參與。在冊子中首先出場的是藝術家的親兄長關尚鵬。身為漢雅軒「CEO」的關尚鵬,特地拉闊了「CEO」三個大字的字距和行距以強調自己的身份,實行全家總動員一起硬銷。配合呂振光的「權威推介」,充份利用藝術家的個人關係網絡。留言冊當然亦不乏「媽媽叉叉」的負面批評,但如果觀眾因為這位「真小人」,而對日後遇到的「假君子」報以會心微笑,則可說是一種成功。
 
 
因為華荷,所以尚智
 
關尚智曾在早前舉行的《「五個人」 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與藝術學院學生聯展》 2 裡,簡述過他平淡的成長:「我成長於井井有條而又刻板沉悶的八、九十年代的香港。多年的校園生活,只令我感到發窘和虛度青春;過多的資訊和娛樂,只令我的無聊感和煩厭有增無減。」這種糜爛與頹廢,要把自己變成圖象(icon)的想法,的確在重蹈安地‧華荷(Andy Warhol)的覆轍。但可能由於心態不同,關尚智比華荷來得諷刺和激情,並且把自己坦蕩蕩地展露在「作品」當中。
 
 
「名」
 
關尚智大部分關於「成名」的「作品」都以攀附/借用權威的方式進行。例如與劉小康的合照、由呂振光推介的影帶、虛構的藝術家排名榜等各種推介「新人」的技倆。還有他的椰青頭與粗邊眼鏡,都在模仿香港藝術家的典型,並對所謂的「藝術家」形象加以諷刺。除此之外,關尚智還善於把玩各種「藝術家」的皮相功夫,例如藝術家履歷和作品集(portfolio)。世界上展覽展場何其多,根本無從核實。於是,以攝影角度適中的照片和與行內名人的合照結成的場刊,便成了藝術質素的保証。關尚智在展覽裡展示大量在各個展場拍攝的自拍照,在沒有文件憑據下,便成為展覽的佐證,可謂對藝術家硬銷技倆的入微體察。
 
 
「利」
 
本地藝壇怪現像又何止一個?如果以「作品對換金錢的能力」來衡量藝術品,那麼我們大概可以把它們分為三個類別:(一)高檔藝術品;(二) 民間工藝品;(三)沒有市場價值的創作。由於本地欠缺一個成熟的視藝生態,因此三種作品之間亦缺乏互換系統。於是屬於第三屬型的本地的藝術家,並不是「不沾銅臭」,而是根本就「沾不上銅臭」。關尚智展覽處處提醒觀眾「買作品」,目的就是要觀眾反省藝術品市場和藝術家之間的關係,並認為藝術家其實是需要「銅臭」的,而且越臭越好。除此之外,關尚智還試圖建立品牌效應,場品都明碼實價,還推出折扣優惠和貴賓咭制度,以圖切合香港當道的消費主義。沒有華荷,便難以瞭解尚智。但單以華苛閱讀尚智,則很難瞭解他的作品在香港的意義。
 
 
大師
 
縱使關尚智嚷著要做一個成名的藝術家,可是藝術家身份在他的處理下總是存有一種疏離感。
 
關尚智作品其中一個吊跪和有趣之處,就是他因為他還未成名。但如果有朝一日,他真的闖出名堂,他這批作品便會名符其實的變成成名作。所以要維持這種無病呻吟,保持著紅與不紅之間的狀態,才是能使他的目的得以成立,但是亦是最困難的地方。 到底關尚智是虛情的硬銷,還是假意的藝術呢?可能有待藝壇去給他一個答案。關尚智的藝齡尚淺,我們實在不需要急於去審視他的位置。至於大師與否,可能還有待後世評價。要認識關尚智多一點,我們不妨參考一下展覽新聞稿首尾的「對話」,可能可以為我們提供一些答案:「我想要成名,即使只有十五分鐘。」─ 關尚智 (Kwan Sheung Chi);「藝術家應該讓後人以為他沒有生活過。」─ 福樓拜 (Flaubert) (摘錄自《小說的藝術》,米蘭.昆德拉(Milan Kundera))
 
 
編按:《關尚智回顧展》2002年11月5日至25日於香港藝術中心三樓實驗畫廊展出。
 
 
註:

  1. 部份觀眾對〈關尚智回顧展〉的意見,可見於網址 http://home.netvigator.com/~jasperl/ 的討論區(2002年)。
  2. 2002年6月,於香港藝術中心藝術學院位於灣仔東城大廈內的單位內舉行。

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