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關尚智下午茶

文:蕭曉華
香港經濟日報,越界,Artist Series,2007年2月14日。 
 
 
Who is artist? 藝術家不是電影明星,額頭亦沒鑿上這3個字,自稱也許更會貽笑大方……「I am an artist.」26歲的關尚智卻一臉認真地說。不止,某天他還以學生罰抄式的謄寫,於恤衫的條紋上密麻麻地寫滿這串句子,然後穿上它逼地鐵、返office。可是,一整天都沒人察覺他是個「藝術家」。
 
早前參觀「伙炭工作室開放計劃」,終與這位有「藝術新人王」之稱的關尚智見面。率先問及那件戰衣,他說不捨得再穿,因它畢竟是一件作品(名稱就叫做《I am an artist》),何況身處與友人合租的「615工作室」內,就名正言順是個artist,不必含蓄或高調再作宣示。
 
「過去曾模仿Andy Warhol做作品,鋪天蓋地的用自己做『嘜頭』,直到有天有陌生人問:『你係咪關尚智?』哈哈,就咁棒紅左自己。」「詭計」得逞,他這個冷面笑匠狡猾地笑了。原來,此類把玩「藝術家」皮相的功夫,還有很多:建立典型的椰青頭與粗邊眼鏡「藝術家」形象、在履歷表上寫自己03年在中大學藝術系獲三等榮譽文學士學位(「差點畢唔到業!」);又製作合成照片,令自己可從負責文化藝術的民政局局長何志平手中接獲1,000元購物禮券……
 
「讀書時同學在鑽研藝術技巧,我就不斷思考藝術家的身份、出路。」他舉例,為呈現一幅立體圖畫,他曾於油畫課上煮麵吃,結果令同學感到無奈,更惹來老師陳育強罵道:「我未食飯架!」他不相信藝術比賽只是「藝術家」專利,遂與母親創作混合媒體《茶几》,讓「非藝術家」的母親也入選05年香港藝術雙年展。「相對美學出發的作品,我更喜歡概念藝術。因其他傳統比賽,連物料也規定只能用畫布,扼殺創意,背後意義也不過是要賣錢。」
 
畢業後呢?有沒有當上藝術家?「一周有4天我是個藝術顧問公司的小職員,會與畫裝飾性圖畫的sunday painter打交道,另外3天留守火炭的studio,喝酒、睡覺、做作品。」但這個雙重身份,反而刺激他「造反有理」的概念創作《She is out of town》:「有次老闆返新西蘭,同事又請假,辦公室剩下我一人,我便偷偷將牆上畫作換上自己的作品,然後發邀請卡請圈中朋友來觀展,開香檳慶祝!」

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