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生人

文:増山士郎
陌生人,日本香港国際交流プロジェクト「見知らぬ人々 – 陌生人」実行委員会,2007年,第10頁。 
 
 
在與港方策劃人程展緯重複商討下,我們決定這個計劃以日本和香港雙方交換藝術家為前提,以「陌生人」為共同的出發點。因只有短短的一個月時間,藝術家終歸應會如「陌生人」一般忘掉了這次經驗,我想這是短期駐留的宿命。參與的藝術家在這個曖昧的主題下,要去適應環境同時也被期待創作出具深度的作品。程展緯負責選出前往日本參展的4名香港藝術家。而本人選定前往香港展出的4名日本創作人。雙方合共8名。日港藝術家在香港會面時,發現他們過去的作品有不少共同點,這個事實有非常深厚意義。作為其中一名參與的藝術家,我覺得駐留的一個月時間比預想中快得多。在異地創作,藝術家需要對環境作出快速的回應,誇張一點,這是對他們反應力的一次考驗。但在這殘酷的時間限制下,各藝術家在計劃完結前都交出了高質素的作品,應值得十分自豪。
 
程展緯將對今次的交流概念,以及4位日本藝術家作出介紹,而我則會對4位香港藝術家作出介紹。本人深信這種對換論述所選藝術家(陌生人),是一個有效和有趣的實驗。
 
關尚智是一位美術顧問,同時他非常關注香港藝術市場欠缺的東西,他通常為自己空想一些藝術家的形象,並加以演繹。“Artist’s Style / 藝術家形象”是分析香港典型藝術家衣著風格後,將各藝術家的衣著評分,根據得分最高者的衣著風格打扮自己,側面嘲諷香港的藝術圈。《一件我上班穿的恤衫》中,他用藍色原子筆將「I am Artist」的細字寫在一件白色恤衫上。這些字寫得非常細小,普通看上去只覺是一條一條的藍色直紋恤衫。阿智實際上真的穿著這件恤衫上班,沒有人留意得到個中秘密。關尚智是4名香港參展藝術家中一位最年輕的,他一直在模索自已在香港藝術界和香港社會裏的位置。今次是他第一個海外交流體驗,由不能溝通開始,他發覺自已在日本社會中就像計劃主題一樣,是一個「陌生人」,他對自已應做甚麼感到迷失。在這個時候,身旁有位路人掉下了圍巾,他幫忙拾回,從路人的道謝中獲得靈感,創作了是次的作品《為別人拾圍巾》。本人的印象是,他突然間變得非常努力,創造了幾件幫忙人的作品。終於,關尚智連貫了他的創作動機,不單止在藝術上,他也明確地在社會中找到自我認識和位罝。我相信,今次在一個陌生社會中逗留的經驗,對他的創作方向來說,是一個很好的啟示。

back